健康報網首頁

防治腫瘤,他開挖出了一條“紅旗渠”

2019-12-23 17:05:28 來源:健康報

□通訊員 郭黎平 首席記者 葉龍杰

2019年12月6日,我國著名病理生理學家,中國共產黨黨員、中國科學院院士、中國醫學科學院學部委員、中國醫學科學院腫瘤醫院腫瘤研究所原院所長,國家癌癥中心/中國醫學科學院腫瘤醫院研究員陸士新同志在北京逝世,享年90歲。12月19日,中國醫學科學院腫瘤醫院舉辦了追思會,國家衛生健康委宣傳司司長宋樹立,中國科學院院士、中國醫學科學院腫瘤醫院院長赫捷,中國工程院院士孫燕,原衛生部科技司司長肖梓仁等參加了會議。

風風雨雨90年,科學研究伴隨著陸士新走過了人生的不同階段。在追求醫學事業的神圣道路上,他腳帶泥土,心系人民,著眼科學前沿,將畢生的精力與百姓的健康緊密結合,在他所熱愛的土地上,為我國腫瘤防治事業,開挖出了一條流動著滾滾活水的“紅旗渠”。

■新中國第一代留學生

強烈的報國熱情激勵著他

1929年12月12日,陸士新出生在上海一個普通工人家庭,祖籍江蘇鹽城。出生僅10個月,不幸降臨在這家人肩上,父親因病去世,一家人生活更加困難。由于經濟拮據,直到9歲他才進入學校就讀,依靠兩位姐姐做工節省的錢,斷斷續續完成了初中到高中的學業。

1950年底,陸士新以同等學力考入大連醫學院。在大連醫學院學習的5年半期間,生活雖然艱苦,但他勤奮努力,1956年以優異成績畢業后又被選派到羅馬尼亞深造。

1956年8月底,陸士新到達羅馬尼亞首都布加勒斯特,進入布加勒斯特醫學院讀研究生,師從著名的內分泌學家、羅馬尼亞科學院院士ST· Milcu, 研究激素與腫瘤的關系。經過4年多的努力,他圓滿完成學業,獲得副博士學位。

漫長的求學生涯在寂寞與艱苦中度過,陸士新也從懵懂少年成長為新中國第一代留學生,強烈的報國熱情激勵著他于1961年3月回到了祖國懷抱。

■解決“食管不通”的問題

高發區居民食管癌發病率下降約50%

回國后,陸士新被分配到中國醫學科學院實驗醫學所。“文革”期間,他隨實驗醫學所內遷到四川簡陽。當時,周恩來總理一直關心著我國腫瘤病研究事業的發展,遵循周總理“腫瘤是常見病、多發病和地方病,腫瘤醫院應該解決這個難題,為廣大工農兵服務”的指示,部分醫學科學院內下放的科研醫療業務骨干被調到中國醫學科學院腫瘤研究所(醫院)。陸士新就是在那時回到北京,卻又一頭扎到基層,與林縣(現河南省林州市)結下了不解之緣。

當時,我國是世界食管癌高發區,每年平均死亡超過15萬人,占全世界食管癌死亡人數的1/3。其中尤以林縣為甚,全縣發病率和死亡率長期維持在100/10萬以上。1957年,林縣的縣委書記曾向上級反映,說林縣有“三不通”:水不通、路不通、食管不通,在一些病情嚴重村莊,幾乎家家都有人患食管癌。

林縣群眾開鑿了著名的紅旗渠,解決了水不通的問題,通過奮斗也解決了路不通的問題。而解決“食管不通”的問題,不僅需要精兵強將,更需要能工巧匠。1971年,陸士新隨中國醫學科學院的醫療隊到了林縣并擔任醫療隊的副隊長,分管現場的基礎研究,與林縣人民同吃、同住、同勞動,一待就是4年。

許多參與者回憶,當時研究條件的艱苦是現代人無法想象的。首先,陸士新參與建成了林縣姚村公社實驗樓,后又全面負責將縣醫院的客房大院改造成實驗室,并新建了動物房,為現場基礎研究打下了物質基礎。我國第一個食管癌細胞系和食管癌病因學研究的成果多出自這個實驗室。

為了研究林縣食管癌的發病原因,需要了解人體內、外環境中是否存在有致癌因素。陸士新走遍了林縣姚村公社村村戶戶總共494個井,為其編號并提取水樣;收集了幾百人的唾液、胃液與尿液以及各種糧食、酸菜等樣品進行檢測,發現這些樣品中均存在亞硝胺類化合物及其前體物,且含量均高于低發區。尤其重要的是在酸菜和胃液中還找到了能引起動物食管癌的特異亞硝胺——甲基芐基亞硝胺,并用甲基芐基亞硝胺誘發了人胎兒食管上皮癌。

“禍首元兇”找到了,還須證明人體內能合成亞硝胺。“他把屠宰場當做實驗室,經常在又臟又臭的環境下工作,將要被做實驗的豬先圈起來,將亞硝酸鹽與甲基芐胺分別注在不同部位的窩窩頭進行喂食,2小時后殺死豬,取出豬胃,帶回實驗室,并取出豬胃內容物經化學萃取分析證明豬體內能合成甲基芐基亞硝胺,為人體內合成亞硝胺提供了實驗依據。”同事回憶說,這些開創性研究系統地明確了食管癌亞硝胺病因,也表明林縣人患食管癌是與他們所處的環境密切相關。這些結果,先后在不同國際會議上報告,國外專家表現出了極大的興趣,并給以好評。論文先后發表在國際著名的重要刊物,如“Cancer Res.”“ PANS.”“ J. Nat. Cancer. Inst” 等。

“判斷一個科學家的成果,不能只看他發表論文的數量,關鍵要看他解決了什么問題,科學研究要與實踐相結合。”這是陸士新常說的話。為了貫徹“預防為主”的方針,他根據在林縣食管癌病因學的研究工作結果,積極參與制訂食管癌預防措施,經反復醞釀與討論,提出了食管癌5項防癌措施:即防霉,去胺,治增生,施鉬肥和改革不良生活習慣。自1972年起,食管癌五項綜合預防對策和措施制定后,林縣各級政府把食管癌的預防研究計劃納入當地經濟社會發展規劃,列為衛生工作重點任務,與農村愛國衛生運動相結合。陸士新也積極投身到五項防癌科普宣傳教育中,經常到各生產隊和學校講解食管癌五項防癌措施的意義與實施方法。

陸士新播散的心血結出了健康的果實。幾十年的預防實踐證明,林州市居民體內致癌性亞硝胺和霉菌毒素的暴露水平明顯下降,個人行為與環境促癌危險因素明顯減少,營養保護因素明顯增加,而高發區居民食管癌發病率下降約50%,取得了顯著預防的效果。

林縣食管癌高發現場預防研究實踐為研究探索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防癌創新之路提供了新的理念、途徑、方法和經驗,相關做法也已推廣到全國。陸士新一直和林縣保持著緊密的聯系,每當河南人民有什么需求時,他都竭盡全力提供幫助,他經常說的一句話就是:“我對河南是有感情的。”

■學術地位領先世界

身體很累,心情卻很愉快

從林縣回到北京工作后,陸士新常跟學生們表示,醫學科學研究要理論與實際相結合,創新才是科學研究的靈魂,科研要符合國家需求,并對國家經濟發展有支撐作用。

陸士新先后擔任中國醫學科學院腫瘤醫院腫瘤研究所院所長、世界衛生組織(WHO)中國腫瘤合作研究中心主任、中國抗癌協會副理事長和常務理事、中國抗癌協會腫瘤病因專業委員會主任委員和名譽主任委員、中國癌癥研究基金會學術委員會主任委員等職務。

在擔任腫瘤醫院腫瘤研究所院所長期間,他始終沒有放棄科學研究,先后承擔國家“六五”“七五”公關項目及中美協作項目。在擔任院所長期間,既要承擔繁重的科研任務,又要管理1300人的醫院。他每天必定在辦公室工作至深夜,沒有星期天、節假日,白夜黑天馬不停蹄地工作。雖然身體很累,但心情卻很愉快。這段時間也是他科研工作的黃金期,很多具有開創性的科研成果都是在那時完成的。

他領導的課題組在食管癌亞硝胺病因方面進行了系統的研究,從環境致癌因素的化學分析到體內、外合成誘導動物腫瘤發生,進而用基因差異顯示法,首次從林縣人食管癌組織中克隆出4個食管癌相關新基因,命名為食管癌相關基因1-4(ECRG1-4), 在GenBank登記并對其進行了系統的研究。涉及的研究領域既系統又廣泛,發表了140多篇學術論文。當時,美國、德國和印度等國家的科學家也跟隨著他們研究ECRG-2基因并有相關論文發表。這一現象在國內是不多見的,同時也表明其在這個領域世界領先的學術地位。

在多年的艱苦科學研究工作中,陸士新獲得了北京市“五一”勞動獎章等多項榮譽稱號和多項科技成果獎,如1978年“霉變食品中一種新亞硝胺的分離與鑒定”獲全國科技大會獎;1988年“亞硝胺與食管癌發生發展的關系”獲國家自然科學獎三等獎;1996年,亞硝胺誘發人胎兒食管上皮癌和癌基因的研究,獲國家科技進步獎三等獎;“食管癌的防治研究”獲國家“八五”期間十大科技成就獎等。1997年,陸士新當選中國科學院院士。

■科研探索精神始終昂揚

推動我國腫瘤干細胞的研究

即便青春褪色,執著于科研探索的精神卻始終昂揚,這是陸士新留給人的印象。畢生致力于科學研究的陸士新積累了大量的科研經驗,敏銳的思維讓很多年輕人自嘆不如。早在2003年他就提出國內應開展腫瘤干細胞的研究,在國內鮮有人開展此項研究的情況下,他想方設法收集資料,制作成幻燈片,在多種場合講解腫瘤干細胞研究的重要性,并以75歲高齡親自走訪有關專家和機構,最終得到重視與支持,推動了我國腫瘤干細胞的研究。

他的課題組在《Cancer Research》和《Stem Cell & Development》雜志上發表腫瘤干細胞相關論文2篇,這是我國首次在國際上發表的有關腫瘤干細胞的論文。他主持召開了“第一屆國際腫瘤干細胞大會”,來自國內外的132名學者參加了大會。

很多人都說,通過此次學術交流,才真正了解了什么是腫瘤干細胞。這次腫瘤干細胞會議不但促進了國內學者的交流,也為國際合作提供了渠道,推動了我國腫瘤干細胞研究的發展。為普及腫瘤干細胞知識,陸士新又組織編寫了《干細胞與腫瘤》一書。他的努力推動了我國腫瘤干細胞研究領域的發展,為腫瘤學研究和靶向治療開創了新的途徑。

作為科研人員,理性儒雅是陸士新一貫的風范,但他也有表露情緒的時候。他關心社會公益事業,對煙草給人類社會帶來的危害深惡痛絕。他積極倡導煙草降毒減害,主張應采取“控煙”與“煙草降毒減害研究”并舉的途徑來控制煙草對人類的危害。他積極建議煙草行業加強煙草降毒減害研究并身體力行,于2006年得到科技部社會公益基金資助,開展煙草的降毒減害研究。

控煙之路道阻且長。美國科學家用轉基因技術破壞尼古丁,雖然卷煙是降毒減害了,但煙民不愛吸這種卷煙。對此,陸士新獨到的思路在于,通過施肥與轉基因的方法降低煙草中的致癌物——亞硝胺。不干預尼古丁,是因沒有確切實驗證據證明尼古丁有致癌性。而亞硝胺,特別是煙草中的特殊亞硝胺(TSNA),已是國際上公認的能引起肺癌的致癌物。為了此項研究,陸士新不顧年邁,多次到河南許昌煙草種植基地指導煙農施肥,他還幫助煙草行業建立檢測卷煙中致癌的煙草特異亞硝胺(TSNA)的方法,使其與國際接軌。

■在他身邊總能得到啟迪

培養出碩士、博士60多名

“師者,傳道、授業、解惑也”,這是優秀導師應具有的高尚品德。陸士新在從事科學研究的同時,還為國家培養了大批人才,在教書育人上,他像慈祥的長輩,平易近人,言傳身教,兢兢業業,根據每個學生的特點及不足之處,有針對性地進行指導,循循善誘,充分發揮學生的特長。

多年來,他培養出碩士、博士60多名,很多人都成為專業領域的人才和骨干。直到近90歲高齡,陸士新還是依然天天準時出現在自己的辦公室內,甚至在周末還加班看文獻,寫文章。他對于國內外最新的研究進展總是能及時了解并介紹給周圍的人,在他身邊學習和工作,總能學到新的知識,這是與他接觸過的人普遍的共識。

學生們回憶,陸士新是一個視科學研究為生命的人,他取得的科研成就是有目共睹的,他的身上具備我國老一輩科學家的優秀品質。他的學生們每次回國,無論多忙也要和他坐一坐,聊一聊,因為每次和他探討科學問題時,都能從他那里得到啟迪。

生活中,陸士新也是一個稱職的丈夫與父親,兩個女兒雖已長大成人,事業有成,但每次回家還是想吃父親做的飯菜,因為那是她們在任何地方都品嘗不到的美味佳肴;每次和夫人出門遇到溝溝坎坎,鄰居也總能看到陸士新很自然地伸出手,牽著老伴一起走過。

如今,人們熟悉的背影已經遠去。正如夕陽遵循自然的規律,總會落下山頭。然而,陽光通過陸士新所投下的影像,卻只會更加高大與深邃。

把陸老的精神傳承下去

國家衛生健康委宣傳司司長宋樹立:

陸老這一生,始終與國家命運緊密聯系在一起,他見證了新中國之初衛生健康事業百廢待興、改革開放40年不斷發展以及十八大以來的輝煌成就,并在其中做出了卓越的貢獻。他始終把人民放在心中最重要的位置,俯下身子,執著于解決危害人民群眾健康的重大問題,最終找到了林縣食道癌高發的病因。他始終秉持扎實務實的工作作風,扎根林縣農村,與群眾同吃同住同勞動,白手起家建設實驗室,因陋就簡開展科學研究,為事功勛卓著,為人卻低調平和。這也是老一輩醫學工作者的共同品格,體現出他們的探索科學之真、普濟眾生之善、修為人格之美,陸老就是其中一位優秀代表。

新中國成立70年來,衛生健康事業成就舉世矚目,我國居民主要健康指標總體優于中高收入國家水平。陸老和老一代衛生健康人的功績人民忘不了,歷史會記住。我們要大力宣傳這些事跡,傳承這種精神,讓更多的人得到激勵,更多的人感受溫暖,匯聚更多力量,增進群眾健康福祉,加快建設健康中國。

中國科學院院士、國家癌癥中心/中國醫學科學院腫瘤醫院院長赫捷:

一個人做好一件事容易,難的是一輩子堅持做好這件事。我們常常容易看到科研成果取得時的喜悅和輝煌,卻很少感受到這背后的枯燥和寂寞。陸老師就是那個能把“板凳做得十年冷”的人。

陸老師的一生,致力于醫學科研事業,為揭秘食管癌的病因,推動食管癌防治事業做出了巨大貢獻。陸老師為人特別謙遜低調、真實質樸,他不僅是德高望重的學者,更是我們做人、做學問的楷模。

今天,我們的科研條件、科研經費、科研水平都比從前要優越很多。但是條件好了,優秀的傳統更不能忘。求真知、求真理,理論不能脫離實際。每個科研工作者都應該有“把論文寫在祖國大地上”的豪情和勇氣,用實踐檢驗自己的成果,確保科研成果造福人類、造福社會。

中國工程院院士、國家癌癥中心/中國醫學科學院腫瘤醫院原內科主任、GCP中心名譽主任孫燕:

老陸始終將人民放在心上,始終致力于解決人民最緊迫的困難。老陸始終有求真務實的作風,始終通過深入基層,扎扎實實推動醫學的發展和進步。老陸用勤勉的精神去追求真善美,遵循科學指針,一生一世盡己之能,以求對人有所幫助。他踐行了人性美,回答了什么是人間大愛。

我和老陸比較熟悉是在改革開放以后。1982年,我從美國回來,在林縣看見老陸在非常簡陋的平房內做實驗,研究亞硝胺,后來還了解到他就住在那里。現在老陸走了,我最大的愿望就是老陸的精神能夠傳承下去。

原衛生部科技司司長、中華醫學會副會長、中國醫藥生物技術協會副理事長、吳階平醫學基金會副理事長肖梓仁:

我和陸老相識快60年了,陸老的為人和科研作風深受大家的敬佩。上世紀80年代初,我在原衛生部工作,聽聞陸老在食管癌病因研究方面取得了重大的成績,向他祝賀,他表示只是取得了進展,還未最終攻克食管癌,要始終不懈地推進研究,發揮集體攻關的精神,消除這一疾病對人民群眾健康的威脅。斯情斯景,歷歷在目,在陸老身上體現了老一輩科學家謙虛嚴謹的精神風貌。

國家癌癥中心/中國醫學科學院腫瘤醫院分子腫瘤學國家重點實驗室研究員姜偉:

我跟陸老的第一次見面是在35年前。1984年4月,我在陸老的辦公室進行研究生面試,當時他給我的印象是一位認真嚴肅的科學家。記得陸老當時對我說:“別緊張,我帶你到實驗室參觀一下。”隨后,他向我展示了最先進的質譜儀等設備,也跟我講,他在林縣進行了15年的艱苦奮斗,初步找到了食管癌病因,還將進一步進行分子生物學的研究。

那個年代做分子生物學研究是非常困難的。陸老不怕花錢,多方爭取購置了先進的設備。1989年,我在美國工作,陸老師到美國學術交流,拉著行李到我的實驗室,說“不用訂賓館,我跟你打地鋪”,第二天卻掏出住賓館的錢讓我幫著買實驗儀器帶回國。那一幕深深地印在我的記憶里,原來陸老師是做科研不怕花錢,而錢都是從生活中省出來的。

河南省腫瘤醫院分子病理科主任、河南省醫學科學院副院長、河南省抗癌協會副理事長郭永軍:

我是陸老師帶的第一個博士生,1992年畢業。跟陸老師接觸的這幾年,印象最深刻的是陸老師的親切待人。過去陸老師經常出國,回來都會給我帶些小禮物,記得我收到過一個日本精工的小鬧鐘,到現在都舍不得扔。

陸老師治學非常嚴謹。他在晚飯后,都會到實驗室給我們這些年輕人講實驗的要領,說“不怕慢就怕亂”,研究要有定力。這些教誨對我們的影響特別大。

國家癌癥中心/中國醫學科學院腫瘤醫院病因及癌變研究室陸士新-姜偉課題組助理研究員余茜穎:

我是陸老師2006級的博士生,畢業之后,留在陸老師的實驗室工作。2006年,初識陸老師時,他已經70多歲了,但他每天堅持鍛煉身體,說希望多給國家培養人才,所以我又多了很多師弟師妹。每天,陸老師都會到實驗室跟我們討論課題,言語風趣。比如說給老鼠尾靜脈注射,他就指了指自己的屁股。有次實驗不過關,陸老師還親自給我們示范。他手腳麻利,做事有條理。后來才知道,陸老師一直做實驗到60多歲。

陸老師活到老學到老,他的辦公室一直放著一本新華字典。因為他是南方人,普通話不是很標準,所以在電腦上打字時會用字典查拼音。前幾年他跟我聊怎么用微信,居然拿出一支筆記下來,后來微信用得非常好,經常和我們通過微信討論課題。

版權聲明:

1、凡本網注明"來源:健康報"或"健康報網 ** 電/訊"或帶有健康報網LOGO、水印的所有文字、圖片和音頻視頻稿件,版權均屬健康報網所有,任何媒體、網站或單位和個人未經本網書面授權不得轉載、鏈接、轉貼或以其他方式復制發表。

  

2、已經本網書面授權使用作品的媒體、網站,應在授權范圍內使用,并注明“來源及作者”。違反上述聲明者,本網將依法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

分享到:
0

相關新聞

推薦閱讀

熱度排行

相關鏈接

關于我們 | 網站聲明 | 報社活動 | 聯系我們 | 網站地圖 |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010-64621663 18811429641

特別推薦

健康報網手機版
nba官方历史排名